金刚斗四鬼

    |     2017年5月4日   |   志怪故事   |     评论已关闭   |    2333

老城有家“三正医馆”,馆主周三正是远近闻名的骨科大夫。这年,周三正突患重病,弥留之际,他拉着儿子周茂的手,含糊不清地嘟囔:“四,四鬼……”刚吐出两个字,他就两腿一伸,撒手西去。

周茂既悲痛又疑惑,父亲临终说的“四鬼”,到底是啥意思呢?

还有几天就是年关了,这天,周茂清理陈年旧账时发现,父亲在世时,每年都会支出一笔用途不明的银两。周茂奇怪,就问在医馆做了二十多年的陈老掌柜,陈老掌柜说:“这笔银子是用来送穷的。”

原来每年近年关时,周三正就让陈老掌柜带上银两,购买粮油米面,运到城外的土地庙,堆在空地上,任由穷苦人家和乞丐流民拿取,俗称送穷。

周茂只听过给有权有势的达官显贵送礼,还没听说要把东西白送给那些穷鬼。他告诉陈老掌柜,今年不用送穷了。陈老掌柜犹豫地说:“可这是老馆主的规矩……”

周茂摆手:“规矩是人定的,我周家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为啥要白白送人?”

半年后的一天,周茂正在坐堂诊病,门外突然人声喧嚷,四个大汉用一张门板抬进来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。原来,这少年顽皮,上树掏鸟窝时不慎摔了下来。周茂搭手一摸,发觉少年伤势严重,有生命危险!于是赶紧让人把少年抬进内室,然后吩咐伙计焚香、泡茶。

原来,周家的正骨术有个祖传的规矩:每逢为病人正骨前,大夫一定要先焚三支佛香,泡一壶香茗,然后用茶水漱口、明目、清耳、洗手,才能下手为病人正骨。

伙计却说医馆里的佛香茶叶都用完了,只好去外面买。东西拿来后,周茂便按老规矩为少年接骨。

谁知,这时怪事来了:周茂的手刚接触病人的断骨,就感到脖子后面发凉,仿佛有人在吹气,他回头一瞧,身后却空无一人,等他回身再要接骨时,脖子后面再次冒起凉气。时断时续的凉风,搅得周茂心神不定,于是他干脆围上厚围巾。

可没想到他刚接了两块断骨,就听身后的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风吹开了。他回身把门关上,窗户又“咯咯”作响。等他把窗户关好,隐约听到头上的房梁有老鼠吱吱怪叫,他抬头一瞧,房梁上突然落下一些灰尘,正好飘进双眼,周茂眼珠刺痛,急忙摸索着去找水盆洗眼。不料腿脚让板凳一绊,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,连嘴唇都磕破了。

等周茂洗净双眼灰尘,再帮病人接好断骨,已经累得气喘如牛。

从此周茂为病人正骨时,总有些古怪小事搅得他手忙脚乱,心神不安。一次,周茂一时走神,给人接骨时出了差错,结果那人痊愈后,竟然发现左腿长,右腿短,成了瘸子。

那家人大怒,一张状子把周茂告上了衙门。最后虽然赔了一笔银钱了事,可三正医馆的牌子却砸了,病人日渐稀少。

一天,周茂无意中把事情告诉了陈老掌柜。陈老掌柜先是吃惊,随后思忖半晌,小心翼翼地说:“医馆里不会是招惹了四鬼吧?”

四鬼?周茂猛然想起父亲临终前,曾经反复唠叨“四鬼”,难道世上真的有鬼?

四鬼是民间老百姓的俗称,指的是魑魅魍魉,阴间的四大恶鬼。凡是百姓家招惹了四鬼,家里就会莫明其妙地发生倒霉事。周茂从来不信这一套,可如今情况太诡异,使得他半信半疑。

陈老掌柜说:“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,明日我就去寺庙里请降鬼金刚。”所谓的降鬼金刚,就是供奉在寺庙里的罗汉神像,高僧为神像开光后,可以镇宅降鬼。

但这次罗汉神像好像不灵了,医馆里一连请了好几尊,周茂每次正骨,仍旧心神不定,连连失手。

这晚,周茂拿着一本医书坐在烛台前昏昏欲睡。恍惚中,他一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茶碗,茶水溅满医书。周茂赶紧用袖子去擦,谁知擦了几下,竟然发现医书的空白处,显出几行字:魑魅魍魉,四鬼难斗,欲寻克星,空林禅寺。

周茂又惊又喜,看字迹正是父亲在世时,用显影草药所写,字迹晾干后无影,遇水则显现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就来到了城外的空林禅寺。

住持大觉是周三正生前好友,得知周茂来寻四鬼克星,说道:“要降四鬼,必请金刚。”

并说此金刚并非庙里的泥胎金刚。在空林禅寺后有座金刚山,山上有块金刚巨石,石头缝隙内长出两株树木,一株桂树,一株茶树。大觉所说的金刚,正是这桂茶二树。

当年,周茂的父亲也曾受四鬼侵扰。其实四鬼并非鬼怪,而是人的七情六欲。郎中大夫医治病人时,必须屏弃私心杂念,尤其是正骨术,治病时更加需要心无杂念。

但是大干世界,多少声色犬马、酒色财气,那些欲望经常扰乱人的心神,心不正,则医术不正。

当年,周三正被“四鬼”缠身,就求教于大觉。大觉告诉他,金刚山上的巨石下,有桂茶二树,二树得天地精华,用桂树制成佛香,茶树制成香茗,治病前,先用佛香茗茶净身正神,才能驱除邪念欲望。而家中桂茶制成的佛香茶叶用完后,用的都是街头店铺里的普通货,当然就没有效果了。

听完大觉的话,周茂恍然大悟,立即赶到金刚山上,要采茶桂。不料他一瞧之下,却傻了眼。那金刚山十分险峻,金刚巨石又在悬崖峭壁之间,四周是云雾缭绕、深不见底的深沟大壑。周茂花重金请了许多善于攀爬的能人,可是那些人一见金刚山的险峻,全都打了退堂鼓。

有一两个贪财之人,为了重金,想冒险一试,结果全都摔落悬崖,尸骨无存。

周茂无法,又去求教大觉,询问父亲当年是怎么得到的桂茶。大觉合十道:“善哉,那是因为周施主父亲的那颗善心。”

原来,周三正心地良善,经常救济四里八乡的穷苦百姓。那年黄河发大水,饿殍遍野,周三正更是拿出全部家产,为灾民买粮米,设粥棚,不知救活了多少人。

许多百姓感念周三正的恩德,冒死为他去金刚石下采摘桂茶。周三正为了答谢百姓,每年都会拿出大笔银钱,购买粮油米面,送给穷苦之人。

大觉说:“我听说令尊去世后,周施主就捂紧钱袋,不肯施舍一粒米。人心换人心,你有何德何能,让百姓甘愿冒死为你采摘桂茶呢?”周茂听罢,羞得满脸通红。

可是没有那降四鬼的桂茶金刚,自己就无法正骨,于是他哀求大觉,帮他出个主意。

大觉思忖半晌,说道:“这世上除了桂茶二树外,倒是还有一人能帮你。”周茂急问是谁。

大觉说,当年周三正学医时,有一位同门师兄,外号柳金手,正骨术与周三正不分伯仲。世人降鬼,用泥胎神像,周三正降鬼用桂茶二树,而这柳金手却有自己的手段,如今只能去求他了。

可周茂携带厚礼去了十几次,都被柳金手拒之门外。经陈老掌柜提醒,周茂将当年他父亲和柳金手的同门信物,师傅留给徒弟们的翡翠珠取来,捧给柳金手,求柳金手看在自己父亲的份上,帮他一把。

柳金手看着翡翠珠,许久,长叹一声:“好吧,我可以帮你,但是你要依我三件事。”周茂问是哪三件,柳金手说,一是他必须散尽家产,二是做半年的叫花子,三是周茂必须服侍他三年,三年之后,他才教周茂降四鬼的手段。

周茂犹豫半天,最后一狠心,跺脚说:“好,我答应你!”他回去先散尽了家财,然后捧着破碗做了乞丐。

半年后,衣衫褴褛的周茂来见柳金手。柳金手把他带到一间小屋,屋子里放着一条布袋,一截竹子。柳金手把竹子用刀劈成十几段,然后放进布袋,让周茂隔着布袋,把竹子一块块接起来。

白天周茂劈柴做饭浆洗打扫,晚上就在屋子里接竹子。这招隔袋接竹,是正骨术的入门功夫,竹子类似于人骨,正骨全凭手上的触觉,最是难练。周茂从小就练熟了,心里满不在乎,可真下手时,他却连连叫苦。

原来,这间小屋位于闹市之中,屋前是个大集市,人来人往,吵闹不休;屋后是一处屠宰作坊,猪嚎驴叫,震天动地;屋左是一家青楼,脂粉飘香,勾人魂魄;屋右是一间钱庄,称金换银,铜钱作响……

接骨需要心静神宁,最忌讳吵闹,可如今四邻搅扰,集市上的人少了,杀猪宰羊的又忙活起来,钱庄刚关门,青楼又热闹起来,日夜不休,吵得周茂脑袋发胀。

周茂恳求柳金手为他换个地方,柳金手却说:“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不然你就请便吧。”

周茂只得住了下来。才开始,他几个晚上才能把布袋里的断竹接好,手指也被竹刺扎得鲜血淋漓,后来他慢慢习惯了嘈杂,一顿饭的工夫就接好断竹。

于是,柳金手就把断竹劈得更小,断处参差不齐,等周茂练熟后,他又把布袋换成了牛皮口袋。牛皮比布袋厚,接断竹时,需要加倍仔细,小心摸索。一年之后,柳金手把两根竹子劈碎,同时装进牛皮袋子,只需一炷香的时间,周茂就能将断竹接好,而且两根竹子无一块弄混。

如今,四邻的吵闹已经影响不到周茂。柳金手就把他带到城门口,然后把牛皮袋子换成了猪尿泡,竹子换成了打碎的瓷器。猪尿泡又薄又软,碎瓷锋利,稍一用错力,不但割破猪尿泡,连手指都割得血肉模糊。

而城门口更加嘈乱,进城的出城的,骑马的抬轿的,尘土飞扬牛粪遍地。尤其是一些乞丐混混,见到周茂抱着个猪尿泡冥思苦想,一副呆傻摸样,不时冲他吐唾沫,丢石块,百般讥讽欺辱。

一开始,周茂心中恼怒,恨不得起身还击,后来逐渐放平心态,对周遭事物不闻不问。

三年后,周茂手里的猪尿泡已经换成了鱼鳔,碎瓷里还夹杂上了钢针,可在他手里,不到半盏茶时间,碎瓷拼接无误,钢针扎不破鱼鳔。一次,周茂在接碎瓷时,太过集中精神,等接好后一瞧,’才发觉天降大雪,已经把他变成了雪人。再瞧远处,就见柳金手撑着伞,冲他微微点头。

这天,三年期限到了。周茂找到柳金手:“当初咱们约定的三事,我都已照办,你应该教我降四鬼的手段了吧?”

谁料柳金手却哈哈大笑:“我不是已经教给你了吗?”周茂不解:“你……你啥时候教我了?”

柳金手说,四鬼就是人的私心杂欲,心不正,则鬼缠身,尤其是郎中大夫,如果你整天心里装着荣华富贵、升官发财之事,还有心装病人吗?他让周茂散尽家财,是让他放下对富贵的牵挂,生出豁达之心。

做叫花子去讨饭,是让他体会民间疾苦,保有一颗悲悯之心。住在四邻吵闹的屋子和城门口,接断竹碎瓷,是让他磨炼坚忍之心。

柳金手说:“有此三心,你自己就是金刚,还怕什么四鬼呢?”

周茂呆立半晌,突然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,其实四鬼和金刚都住在我们心里。是四鬼战胜金刚,还是金刚斗败四鬼,要看我们自己站在哪一边!”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噢!评论已关闭。